ARTISTS

指挥 罗伯特·特雷维诺

PROFILE

罗伯特·特雷维诺迅速成为了当今最令人激动的指挥新秀之一,同样,他也是当代亟需的指挥家之一。三年前,他被任命为巴斯克国家管弦乐团的音乐总监、马尔默交响乐团的首席指挥。对于这两支乐团,他曾评论道:“当你把自己的人生花费全力以赴寻求音乐中的真理时,一旦找到那些与你有相同追求的伙伴,就会让一切都变得十分有意义。你还会感受到一些触手可及的特别之处。我和这两支特别的乐团通过各异又互补的方式,足够幸运地找到了于我而言的特别之意,那就是感受到音乐之家的不断延伸。
 
2013年12月,特雷维诺在莫斯科大剧院闯入了国际舞台的聚光灯,当时他临危受命,代替瓦西里·辛奈斯基指挥了威尔第歌剧《唐·卡洛》在这个久负盛名歌剧院的新制作。俄罗斯观众和媒体反响格外热烈,写道:“自范·克莱本之后,还没有一个美国人可以在莫斯科获得如此大的成功。”随后,他被提名为金面具大奖中的“最佳新制作指挥奖”。在与一些世界顶级乐团合作演出后,特雷维诺迅速迎来了自己事业的上升期。
 
当然,特雷维诺的“一夜爆红”,并非只是一蹴而就。在他进行职业首演之前,特雷维诺早已选择离开传统的学院体系,以便专注自学自学。很快,他便引起了大卫·津曼的注意,并作为阿斯彭助理指挥 一同在阿斯彭音乐节和学校进行研究学习——在此,特雷维诺凭借其出色的指挥获得了詹姆斯·康隆奖。 2011年,他以小泽征尔助理指挥 的身份出现在坦格伍德音乐节。他还被邀请至新世界交响乐团跟随迈克尔·提尔森·托马斯学习,并(在赛格斯坦广受赞誉的西贝柳斯交响曲全集 中)协助莱夫·塞格斯坦与赫尔辛基爱乐乐团的合作 。此外,特雷维诺还是在法国举行的叶甫根尼·斯维特兰诺夫国际指挥大赛的获奖者。
 
2011-2015年,他作为联合指挥效力于辛辛那提交响乐团,在那之前(2009-2011),特雷维诺在林肯中心担任纽约市立歌剧院的联合指挥。
 
在最近几个乐季,特雷维诺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地,他不断与多支世界顶级乐团完成了首次合作,其中包括伦敦交响乐团、慕尼黑爱乐乐团、伦敦爱乐乐团、苏黎世音乐厅管弦乐团、旧金山交响乐团、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底特律交响乐团、德累斯顿爱乐乐团、圣保罗交响乐团、NHK交响乐团、多伦多交响乐团、克利夫兰管弦乐团、维也纳交响乐团、阿姆斯特丹音乐厅的荷兰广播爱乐乐团、鹿特丹爱乐乐团、罗马圣切契利亚管弦乐团、皇家利物浦爱乐乐团、法国国家交响乐团、柏林广播交响乐团、赫尔辛基爱乐乐团,他也在著名的Decca录制了自己的首张唱片。
 
在特雷维诺指挥某支乐团的首演之后,继续合作的邀约往往紧随其后;他的演出也得到定期播出的机会,尤其在是Arte Channel上的一个特殊版块。2019/20乐季,罗伯特·特雷维诺将带领巴斯克国家管弦乐团、马尔默交响乐团、RTE交响乐团和安特卫普交响乐团进行欧洲巡演。他还将首次与巴黎管弦乐团、皇家爱乐乐团、俄勒冈交响乐团,沃斯堡交响乐团(出于对家乡的个人情感)等乐团展开合作以及,。此外,他还将再次指挥苏黎世音乐厅管弦乐团、圣保罗交响乐团、维也纳交响乐团、班贝格交响乐团、西南德广播交响乐团、都灵RAI国家交响乐团。在歌剧方面,在特雷维诺于上个乐季在华盛顿特区指挥《叶甫盖尼·奥涅金》之后,他将在这个乐季于苏黎世指挥备受期待的《卡门》。
 
特雷维诺的演出广受赞誉。在与维也纳交响乐团合作的音乐会后,音乐视频平台Concertnet写道:“在对德沃夏克《第七交响曲》进行庄严的诠释之后…(返场曲目)使观众欣喜若狂,他们有节奏地鼓掌喝彩…热情的观众几乎要在观众席里跳起舞来,气氛变得愈发热烈…”同样,《新苏黎世日报》如此报导特雷维诺与苏黎世音乐厅管弦乐团的演出:“三场演出中的第一场…就在观众席上刮起了一阵激情的旋风……”
 
罗伯特·特雷维诺也与当代顶级作曲家有密切合作,其中包含奥古斯塔·里德·托马斯、安德烈·普列文、珍妮弗·西格登、菲利浦·格拉斯、苏拉米特·冉以及约翰·佐恩。
 
当谈到对音乐的热爱时,特雷维诺说:“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我对音乐的热爱是一种冲动,而不是为了选择音乐而牺牲一切,时至今日,这种冲动依旧存在于我的内在。人们会问我是否想休息一会儿——不!我甚至还没有触及那些我希望在音乐中发现的东西的表象,而且,当我和一支同样热爱音乐的乐团在一起时,他们决不希望浪费排练过程中的任何一分钟——当你拥有一位观众一同畅游音乐之旅时,那正是你意识到音乐生活将是人生当中最妙不可言的时候。”当你遇到罗伯特·特雷维诺,不管只是偶遇,还是他站在指挥台上,你一定能体会到他对音乐的热爱。
 

PAGE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