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STS

钢琴 毛里奇奥•波利尼

PROFILE

毛里奇奥·波利尼以其音乐中无与伦比的巧妙、不可动摇的专注和坚定不移的全面性著称,在当今伟大钢琴家名录中占有独特的一席之地。这位意大利艺术家被《留声机》誉为“拥有无法企及的音乐表现力”。在超过六十年的艺术生涯中,波利尼的艺术才华备受评论界和公众赞赏。他高贵的音乐表达和对键盘的强大掌控力结合在一起,创造出对过去及当代作品极具洞察力的演绎。
 
1972年,波利尼在DG唱片公司发行了他的第一张个人录音室专辑,随即引发强烈轰动。他演奏的斯特拉文斯基《彼得鲁什卡》及普罗科菲耶夫《第七钢琴奏鸣曲》为当代作品的演奏定下了全新标准,同时也标志着他意图开拓更广阔的演奏领域。从那以后,他一直是DG唱片公司的专属艺术家,并打造了一张张兼具非凡深度的广度的录音,其中囊括了贝多芬所有钢琴奏鸣曲、几乎全部的肖邦作品以及布列兹、诺诺、勋伯格和韦伯恩的作品。
 
波利尼在他的最新专辑中,再次录制了贝多芬最后三首钢琴奏鸣曲——作曲家在其生命最后的岁月中通过它们将钢琴奏鸣曲这一体裁推到了新的高度。这张注入了他时隔40多年后对这些作品深刻理解的唱片已于2020年2月发行。而在2019年1月,波利尼发行了一张全肖邦专辑,收录了肖邦创作于1843-1844年间创作的作品:《两首夜曲》(Op. 55)、《三首玛祖卡》(Op. 56)、《摇篮曲》(Op. 57)和《第三钢琴奏鸣曲》(Op. 58)。2016年10月,DG为波利尼送上了75周年送上了一份生日大礼——他在DG唱片公司的录音全集(截止到2016年),共55CD及3张DVD。他近期的其他唱片包括为德彪西百年纪念发行的纪念唱片,收录了《前奏曲》第二册及与他儿子丹尼尔合作的双钢琴作品《白与黑》(2018年2月发行);肖邦晚期作品集(2017年1月发行)。而在2014年11月,波利尼用一张斩获留声机大奖的贝多芬晚期钢琴奏鸣曲集为他1977年启动的贝多芬钢琴奏鸣曲全集计划画下完满句点。
 
波利尼录制的肖邦夜曲曾在2006年夺得格莱美“最佳古典器乐独奏录音”大奖。除此之外,他还斩获了多个著名的唱片大奖,包括凭借2011年的贝多芬《迪亚贝利变奏曲》录音获金音叉大奖并在翌年入选《留声机》杂志名人堂。其他荣誉包括1996年的西门子音乐大奖、2010年高松宫殿下纪念世界文化奖、2011年皇家爱乐协会器乐演奏家大奖等。
 
文学评论家、文化学者爱德华•赛义德评论道: “波利尼完美而朴实的表演所带来的完全满足感,是极少见的。”。这种满足感尤其来自于这位钢琴家在键盘上呈现无穷多种音色和色彩变化的能力。波利尼认为钢琴是一种“中性”乐器,可以转化为无限表达的载体。“看看这个乐器是如何回应的,并达成你想做的任何事情……这真的非同寻常。” 他在2014年说道,“这就是为什么我仍然很高兴能成为一名钢琴家。”
 
虽然毛里奇奥·波利尼是贝多芬、肖邦、舒曼、勃拉姆斯权威演绎的代名词,但是他的曲目库远不止于此——从巴赫、莫扎特到德彪西、巴托克及后来的作曲家们的作品。他在音乐生涯中,一直倡导当代作曲家的音乐,并经常在世界知名的音乐厅中演奏皮埃尔·布列兹、路易吉·诺诺、卡尔海因茨·施托克豪森的作品。更重要的是,波利尼对每一部作品的持久热爱,激发了他的演奏灵感。正如他在个人纪录片中对导演布鲁诺·蒙桑容所说:“我在演奏曲目中加入某一部作品的原因,是我确信自己永远不会厌倦我选择的作品。”
 
波利尼将其自己制定的独奏音乐会曲目称为“波利尼计划”,由当代音乐作品和主流的古典主义与浪漫主义曲目组成,从1995年的萨尔茨堡音乐节开始,他就运用这样的编排。在接下来的十年中,他更进一步,通过音乐会,将里程碑式的曲目与新委约作品相结合,介绍给世界各地的观众们。后来,波利尼的诠释不断演变和深化: 例如,在2019年4月卡内基音乐厅的勃拉姆斯、舒曼和肖邦独奏会之后,《纽约客》称赞他“新的演奏方法……成为了音乐启示的全新源泉”,使他能够“从演奏的第一个音符开始,就开始传递智慧和听觉上的震撼”。
 
在去年夏天参加萨尔茨堡艺术节、斯特雷萨音乐节和琉森音乐节之后,波利尼在慕尼黑赫拉克里斯大厅演奏了贝多芬最后三首钢琴奏鸣曲,以此拉开了他的2019-20乐季,以及DG发起的贝多芬250周年诞辰纪念活动的帷幕。其他重点演出包括在卢加诺、巴里、米兰和汉堡的独奏会,以及在金色大厅与里卡尔多·穆蒂指挥的维也纳爱乐乐团演奏莫扎特《第十四钢琴协奏曲》《第二十七钢琴协奏曲》。
 
1942年1月,毛里奇奥·波利尼出生于米兰。艺术和音乐是他同年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他的父亲是一位小提琴家,也是意大利最早的现代主义建筑师之一,而他的母亲则是一位训练有素的钢琴家和歌手。他的舅舅他的叔叔福斯托·梅洛蒂是一位著名的意大利雕塑家、抽象艺术的先驱,也是一位热心的业余钢琴家。波利尼在五岁开始跟随卡罗·罗纳蒂学习钢琴,九岁时首次公开演出,并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多次登台。
 
1956年,在他的第二位老师卡洛·维达索的鼓励下,波利尼在米兰举行了一场卓越的肖邦《练习曲》独奏会。通过学习这些极其困难作品所取得的经验,为当时的这位少年钢琴家完美的技巧奠定了基础。四年后,十八岁的他在华沙举行的第六届肖邦国际钢琴大赛上获得冠军,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虽然这个冠军为他的国际演出生涯开启了大门,但他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于是在两年之内没有举办任何演出。他跟随传奇的米凯朗杰利学习,一心沉浸在贝多芬,舒曼和勃拉姆斯的音乐中。
 
“今天,我发现被贴上肖邦演奏家的标签是一种巨大的荣誉,”波利尼回忆道。“但后来... ... 我想参与许多其他的音乐体验。”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他重返音乐会舞台,其成熟和高超的演奏技巧令观众和评论家大为惊讶。他与他的朋友克劳迪奥·阿巴多建立了密切的终身伙伴关系,并与皮埃尔·布列兹和路易吉·诺诺等人建立了进一步的重要艺术关系。后者为波利尼谱写了两首作品,包括一首为钢琴、女高音、管弦乐团和磁带而作的作品,纪念一位智利革命领袖。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中,在左派思想的启发,以及个人对艺术作为社会变革引擎的信念指导下,波利尼参加了在米兰的斯卡拉歌剧院和整个意大利为学生和工人举办的音乐会。“如果是真正的伟大艺术,其本身就会包含某个社会所需要的进步元素,哪怕从严格的实践角度来看,它似乎完全没有用处。” 2011年,他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说: “在某种程度上,艺术有点像一个社会的梦想。它们似乎没有什么贡献,但这就像睡眠和梦境对于一个人是至关重要的那样,社会不能没有艺术,就像人类不能没有睡眠和梦境一样。”
PAGEUP